六中阴解说

 六中阴解说

泰锡度仁波切


  生命是一步步成形的,以死亡为终结,死亡之後开始另一个阶段,在西藏我们称为「中阴](bardo,或译为「中有])。要了解中阴,才能对众生生与死的重要历程有所掌握。若要对此有深刻的了解,我们应学习如何利用中阴阶达到更高的了悟。

  中阴是[介于中间」的意思。如果你对藏传怫教略有所知,那麽当你听到中阴时,你立刻会连想到死後的过程,因为你一定听说过中阴,或曾阅读过《西藏生死书》(<Tibetan Book ofDead>,或译为< 西藏度亡经>)。讲解死後历程只是中阴法教的一部份,中阴法教解释了每种中阴,而非只是死後的中阴,释迦牟尼佛讲授了中阴法门,从他之後无数的了悟者及成就者继续延续此传承。

  简单的说,中阴是描写每件事「中间]的状态。譬如:介于轮回与涅盘间的鸿沟、纯净与不纯净之间、生与死之间,以及死後到再生之中间。所有轮回历程与灵魂历程,共包含了六种中阴。这六种中阴是投生中阴、睡梦中阴、禅定中阴、临终中阴、究竟中阴,及普遍中阴,普遍中阴是指由死亡那刻起,到再生为另一生命之始的阶段。

   ~诞生(妊娠)中阴~

  当一个生命诞生到这个宇宙来成为一个众生时,此生命的身、口、意必须同时聚集结合在一起。依自我所累积的业报,此生命的意识会引导他投胎到六道中的某道。投胎的那一刻是物质身与意识的第一次结合,从那时起,物质身与无形状的心沟通、合作。我们可以人的投生为例,事实上所有的众生的投生方式都是类似的。因为我们也是人,由人类的角度来解释此一投生、身心和合的历程,我们最易理解、获益最大。有形的身的发展,是倚赖无形的心的能量而定的,是依据心的欲望、心的无明、心的嗔恨、心的吝啬、心的骄慢及嫉妒的程度而定的。此生命所发展出来的意识型态,决定此人的物质身的发展——或许健康、不健康;或许成熟、不成熟。有些生命很完整,有些生命甚至不成形,这是心灵发展的业果所决定的,此过程相当复杂。

  物质身的成份存在母胎内的头二十九天,意识遍存于其中,意识穿透任何的物质。意识的进入,不带有任何质量,只是与一些最细微的性质有关,此即是「风」(或译为[气」,air)。能量(或风)可以接受意识或被意识充满,但是当物质变得愈来愈坚硬时,意识就不再那麽活动自如了。因为不能自由进出这些坚硬的物质,意识慢慢移动到这些物质的中央,于是形成了中脉,或曰「擦乌玛](藏文: tSauma)。以中脉为根,意识向四方发射出去,在身体各处形成能量中心及辅助脉,在藏文里称为「脉」(tsa)或「脉轮](khola)。业力的作用,透过脉而影响及全身,由第二十九天到婴儿诞生,此生命依业力而成形为身体。这就是成长。婴儿的诞生意味著意识的各重要向度已发展完全,出生之後,婴儿继续长大,但这成长是已经内建好的,没有添加什麽新东西。

  这时,「我」及我的身形的心灵、感官及宇宙已经协调统合。鼻子与嗅觉、舌头与味觉、身体与触觉统合了,这是外在层次的统整。内在层次,则是心灵、佛性、自我、贪、嗔、痴、慢、妒等的统合。能觉之心,及其障蔽与染污,都是此个体所独具的,这是种相对的真实,此个体将以这样的特性来到这个世界。诞生时具有的特性,会影响人未来的一生,这是一种业力的运行,个体也可以由此学习到什麽是究竟的真理。

  虽然在金刚乘的法教里,人身体中的每个分子都可视为是业力的表现,但重点于在身、语、意三门。身是具体的外貌,语是表达,心是本质。究竟层次的身,或曰物质的显现,是化身;究竟层次的语,或曰表达,是报身;究竟层次的意是法身。以上是第一种中阴,诞生中阴(中译:亦可译作「妊娠中有])。

  ~睡梦中阴~

  第二种中阴是睡梦中阴。睡梦中阴的焦点,是要我们去了解这个宇宙。我们的生命,以及所有的经验,都像是场梦。睡梦中阴有三部份轮回大梦。生命之梦及睡眠的梦。轮回大梦是指无始以来,直至证语成佛为止,不论我们生在哪一道,不论我们生成什麽样,我们都是在作梦。所有的梦都是自我的旅行,动物亦然,因为都有「我]。如果我们是在人道或天道,那「我]更明显,我们可能富有、可能贫穷,我们可能有不同的文化,但相同的是我们都有「我」,当我们证悟佛性时,我们才会由「我]中醒来。只有在那一刻我们才能真正完全解脱了「我」,成佛是轮回大梦的终点。

  第二个梦是生命之梦,生命之梦即是业力之梦,个体依其个人的行为,而经验此业力之梦。同样的事情,可以令我们高兴,也可以使我们伤心。我们有时爱有时恨,它有时帮助我们、有时干扰我们,没有一件事是确定的,没有任何事是[真]的,或是固定地真实存在的。每一件事都会改变,同样的事,对于不同的人造成不同的影响,这是生命之梦,它自我们出生开始,直到死亡。另一种梦则在死後开始,且持续到我们再生为止。

  睡眠之梦是潜意识的心灵在作梦,潜意识的心灵活动状态决定了梦的内容。有时我们会梦见未来,有时梦见过去。我们不会作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梦,因为我们一切的梦都是在梦自己。这是睡眠之梦,我们早上起床时梦醒了。在中阴教授里,要我们在梦中了解梦是幻相,梦是不真实的。若是你有这样的觉察,梦就不能再愚弄你,你可以控制梦境,而不是让梦境控制你。如果你能从睡眠的梦境中完全解脱,你就稍有能力在生命之梦中获得些许自由。大成就者所显示的神迹,与他能够掌握睡眠之梦有关。

  此刻我们可以稍微谈一下神迹,因为它与控制梦的能力有关。人们常混淆了神迹与魔术,神迹是由于成就了究竟的解脱而具备的能力。魔术是相对世间的一种技术、一种表演。魔术是学习变魔术的技巧,或是运用一些物质能量、咒语、幻觉及观想而得。变魔术的机巧,在究竟上一点都不可靠,因为它夹杂了期待与害怕。当你有欲望要做某事时,会期待它成功,也会害怕它失败,这些都是系于自我、「我]之上。看魔术是件有趣的事,但对于任何人在究竟上一点儿益处都没有。魔术师本身也许充满了痛苦、欲望、生气、无明,任何东西,但他们伟大之处只在于能掌握一些技巧。倒是有一件事我们可以从变魔术里学到,魔术证明了轮回为幻给我们看。正因为有这些幻相,所以魔术才能变成功,如果幻相不存在,那麽像魔术这档子事也不存在了,魔术是把戏,是玩弄幻相的艺术。

  真正的神迹是解脱,也就是完全解脱了自我,自我的力量愈小,神迹的力量就愈大。每个人都曾经验神迹,只是认不得那是神迹,佛陀珍贵法教的简明神迹,就是能使一个痛苦的众生或邪恶的众生,在有正确理解的那一刻,转变为一个最仁慈的众生。佛法的神迹可使一个纷争之地变为和平之乡。第一步是要有正见及正行:有基本的慈心与悲心,视彼此如兄弟姊妹。如上的行持若能普及各方,那麽暴力与战争将不复存在。固守这样的人际关系,便能创造神迹,为全世界带来和平。生灵对此若能学习、实践,而非成天想著不用努力、无中生有的奇迹就会出现,则解脱之境可期。生命之梦的解脱法门也可用于解脱睡眠之梦。

  睡觉作梦,梦中你看到火,你知道你在作梦,你睡在房间内,房内不会有火。在梦中你见到你的手,但手是梦中的手,梦中之手无实体,你把梦境中的手放到梦中的火里去,即使放了五个小时,手指也不会被烧著。这不是变魔术,这是一种神迹,是当你学习如何掌握梦境时显现的神迹。当这方法也用在生命之梦,那麽它也会一样的有效,示现神迹。能用此法掌握生命之梦的大师,已然解脱,因为他们了解一切事物的究竟实相。对已证解脱者而言,一切事物没有什麽不同,他们没有期待、没有害怕、没有执著,这也是为什麽他们能示现神迹。神迹不受限,它是无限的,当一个人解脱了睡眠之梦。然后解脱生命之梦,他就已开始掌握轮回之梦了。完全的解脱及由轮回之梦觉醒,即证悟佛果。

  ~禅定中阴~

  第三种中阴是禅定中阴,禅定中阴可以分为三类:身禅定、语禅定及意禅定。禅定状态藏文称为「森田」(samten),意思是「稳定的心],身语意的禅定是不同型态的禅定。

  正确的坐姿是「身禅定」,身体的稳定会自然达到禅定状态,适当安顿环境的重要性,可以由一个人进入寺庙所感受到的心境而知。我们进入寺庙,会体会到周遭的详和与宁静,庙内乾净,怫像优美、单纯,带给每个人庙者自然的平静。同理,将身体的姿势调整好,会带来自然的安静,且有助于进入禅定状态,身体就是心灵的庙宇。与寺庙气氛相对的极端例子,是迪斯可舞厅,声光具足,每个人都手舞足蹈,这使人变得激动,且会分散内心的平静。

  正确的坐姿是盘腿。竖直背脊,这不只是东方文化的产物——虽然在佛法傅入西方开始弘扬时,人们总以为这是东方的产物,因为他们没有这种习惯,这种坐姿对他们而言好像很困难。这种姿势之所以有效用,是因为它可以统整身、语、意。正确的坐姿可以支持中脉,我们生命力的中心,禅定的心要能保持平静,必须一切东西要就绪,平静才容易达到。当你吃东西的时候,大多数人都同意坐直是最好的姿势。若是你躺在床上吃,那麽必定会防碍你的健康,因为食物可能刚好卡住你的呼吸,而且睡姿也不利消化。睡觉则是自然现象,当你睡觉时,你是躺下的,如果你站著睡,你可能会跌倒、会受伤。坐在椅子上睡则不易获得休息。同样的,打坐有它正确的姿势,这自然的姿势有助于禅定。用身体的姿势来帮助进入禅定状态,就是一种身禅定。

  语禅定是讲正确的话,所有的祈祷文、念诵文及咒语都有许多层次的意义。有些只是简单的字,有些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字(中译:例如种子字),所有这些诵文都可以称为语禅定。我们已检视过祈愿者如何思维发菩提心的效果,若是身体坐姿正确,而语的表达也适切,那麽正确且重要的连结便可以产生。若是我们对某人说:「我尊敬你」,此人会觉得舒服;若我们说:「我恨你],此人当然会觉得不愉快,这就是语言的威力。某人以美妙的歌喉唱悦耳的歌,你会感到美好,甚至使你平静;某人若唱得难听,而且歌词词义是负面的,则他会激怒你,或使你听不下去。比较寺庙宁静大殿响起的钟声,及用指甲刮黑板的声音,就会了解声音的作用。在适当的情况说适当的话,是语禅定。

  意禅定是指正确的思想,心处于平和状态,心住于自然状态,念著对他人的慈心与悲心。常以此种方式思考,将可带引我们觉知究竟的真理。对证悟者有虔诚心及信心,对诸佛菩萨及成就者的法教有信心,这就是正确的态度、正确的道路,及正确的导引。

  正确的修持身、语、意的禅定,不但在禅坐的时候如此,在你走路、工作、做饭、吃饭、谈天、睡觉——一切时刻皆如此。这些都有改善、进步的空间,藉由培养觉知而进步。禅定中阴,就是身、语、意禅定的稳定状态,还要将此状态由坐上延伸到坐下,让我们在做日常生活中的事的时候,仍保持此状态,这种练习将有助于面对挑战,最大的挑战即是两生命间的转换,即临终的一刻。

  ~临终中阴~

  在面对临终中阴之前,我们应有所准备。如果我们到了临死前,才开始准备要面对,就为时已晚了!我们可以在面对临终以前,为临终做准备,也就是行一切善,避免一切恶,做有意义的事,不做无意义的事。这是累积外在功德、内在智慧的方法。有任何进步的机会,我们都要去把握,死亡是每个人迟早一定要面对的事,这是我们生命中最大的一件事。现在阅读此书的读者,一百年之後,将不复存在,我们一定都死了,也许有少数现在在母亲肚子里准备要诞生的婴儿们,一世纪後还活著。人都要死,我们必须诚实的面对此一事实,虽然,我们大多不知道自己将于何时寿终。

  临终那刻很重要(中译:临终是指死亡将至,到外气断的时段。),因为那是将生命由此生转到下一生的时刻,如何转生决定于业力。业力是我们过去在思想与行为上所造作的因,所以只作用在我们自己身上而非他人身上。对于临终若有清楚的了解且有很好的机会的话,我们可以在临终时累积善业、净化恶业,临终前的能力远胜于其他活著的时刻。此刻,我们可以做祈愿。禅修。发菩提心、行善业,而且我们具有相当的虔诚、信心、纯净、能力,但是若是我们学会如何清晰思考、回向功德,及利用此特殊的时刻的话,临终时这些能力可以增强许多许多倍。临终时短暂的思维,其力量远胜于一辈子中数年的思考。这就是为什麽我们对于临终的了解是那麽的重要,那时你还活著,你面对的是一辈子中最重要的事,目标是希望能更向证悟迈进。由于那个时刻是如此的关键,因此了解有哪些因素,在那时会干扰我们的心灵,将有助于我们面对临终。

  临终时会干扰我们的三件事是名、财,及与我们有关系的人。贪执名、财、人,不愿与它们分离是清明的最大障碍。死亡来临时,我们应准备好舍去任何东西,我们必须了解我们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了,即使手中握著钱,也带不走的,钱只会躺在我们冰冷的手中,一点儿用处都没有。美名也一样,报纸的背面登载简短的讣闻,之後就被遗忘了。与我们关系亲近的人,会继续生活,少了我们,但一样的活下去。面对临终,最好最重要的准备,就是在生前,尽自己所能的做好每一件事,所以,我们不会有懊悔,不会做感到抱歉、罪恶、羞耻的事。临终时心情保持单纯,为使临终时有单纯的心情,我们必须生前有所准备,即让每天的生活都过得有意义。我们可以利用自己拥有的物质、美誉,地位,来做有益他人的事。除了做利他之事以外,我们还要将此功德回向给所有的众生,由内心深处祈愿他们早日解脱轮回的苦海。我们还可以祈愿,依我们的能力,能再生于人道,以耕耘更多的善行,以达最终的证悟。我们也可以祈愿再生于阿弥陀佛的净土(Dewa-chen),西方极乐世界 (sukhavati PureLand),在那里我们可以听闻及修持,佛陀所示的证悟之道,佛陀即智慧。

  我们应尽己之所能的做供养,如果你能说:「愿我入地狱,能够利益所有地狱的众生,直到他们都能解脱地狱之苦,我愿留在地狱之中。]你真正这样想,这是最好的事,重点是,做你所能做的,尽你一切之所能。

  临终时有特别的法门可以修持,这就是大家所知道的「迁识],藏文称为「波瓦](phowa)。终时要能修波瓦,必须先前有相当长的一段练习时间才可,成功的修「波瓦],可以使个体意识解脱,免于生在下三道。

  ~究竟中阴~

  究竟中阴(又译为「实相中阴]或「法性光明中阴])是金刚乘最高的境界,整个宇宙内的所有事物都是究竟真理的化现。每件事物都在向你诉说究竟的本质,每件事物都向你传递讯息,每件事物都在告诉你它自身是无常的。朋友相聚、聊天,共享快乐的时光,但聚会的句点总是分离。国王建造宫殿,但就在宫殿完工他感到满意的同时,宫殿开始衰损。接下来发生的事,就是宫殿剥落然後倒塌,当然这需要经过一段时间,但这些是必然发生的。婴儿诞生,我们很高兴家中添了一个成员,但婴儿的未来是会死亡,因为有生就有死。早上我们看到太阳升起,这是一天的开始,但太阳很快的就会落到山的後面,黑夜再度来临。这些事都会一一发生。这就是万事万物的真象。现象界的存在告诉你每件事都是空性,每件事都是无常,任何事都只是种短暂的化现——但它们的本质是究竟、是佛性。了解了这些,就能善用生命中的每一刻,让每一刻都达到最完美最极致的发挥,这就是究竟中阴。

  第六种也是最後一类中阴,是听过中阴的人最熟悉的,这是由此生的身体死亡(中译:外气断),到下一生的生命诞生的中间状态(「普遍中阴」,possibilitybardo,又译为「可能中阴]、「死亡中阴]、「受生中阴」、「业力中阴]、「轮回中阴]、「来生中阴」、「转生中阴」)。六道内的任何众生,当他这一生结束,进入中阴状态,会在中阴阶段停留多长的时间,在中阴内会遇到什麽样的经验,完全决定于他的业力。

  死後的中阴,从死到意识进入另一个身体,是转世过程中相当重要的一部份。很多法教都在谈这个阶段,譬如密续的《闻而解脱》(《Liberation bvHearing》),此经及其他的密续解释死後的历程。这段时间对于人类的死亡而言,又特别的重要,因此,是针对人类所教授的中阴。

  死後中阴开始于死亡的那一刻,结束于下个转世个体受孕之时。这段中阴,最长是四十九天。最短可能只是顷刻之间,但最长不超过四十九天。经典里清楚的说明这是对我们地球的人类而言。

  死亡的历程是受孕历程的逆转,我们离开身躯的方式与进入身体的方式是相同的。所有在我们进入之时发生的,在我们离开时都会发生。我们走出屋子的唯一通路是大门,也是我们进入屋子的同一个大门。在正常状况,平静的死亡而非意外死亡之类的死亡,第一个讯号就是身体的地大因素瓦解,回归宇宙地大之中。此时,亡者会觉得身体非常沉重,无法移动。接下来是身体的风大因素回归溶入宇宙的风大,这时亡者感到呼吸困难,这些都是生命渐渐离开身体的徵兆。地大溶入宇宙的地大,风大溶入宇宙的风大,水大溶入宇宙的水大,火大溶人宇宙的火大,每个阶段都有它溶入的征兆。死亡这件事就是让我们的物质元素溶入大自然的物质元素之中。

  所有心与身结合受孕後发展出的感觉、感受,及驱体,此刻全都回归到它们的来处。四肢首先感到冰冷,而後失去知觉。身体的中心还馀温犹存,所以焦点流向中心,在中脉之内,宇宙正面与负面的能量相遇,也就是红、白相遇。然後,我们说这个人的心识晕迷了,身与心变得全无知觉,这是最後专注的一刻。

  死及死後的那个阶段,是我们的主观经验中巨大的变化,这是我们记不得自己过去曾发生了什麽事的原因之一,死亡经验像是激烈的爆炸,顷刻间造成了我们的失忆。

  如果你有纯净的虔敬心、纯净的悲心,如果你是个很优秀的禅修者,如果你在那个关键时刻仍能保持明觉,那麽你就有机会在死亡的阶段获致证悟,因为在那一刻,你可以完全不受前世业力的影响。在正负能量交会而晕厥的那一刻,你可能证悟,因为那时除了你的佛性之外,没有其他东西在那儿,但你必须认得出佛性。如果此人不具慈悲心,没有虔信,通常此人会感到害怕,甚至生气或愤恨,于是,这个证悟的机会就错失了。最好的死亡方式是自然死亡,因为自然死亡,心灵比较没有害怕、贪婪、生气或愤恨,所以,这样的死亡方式较恰当。禅修或善行可以帮助我们培养心灵的能力,我们不应浪费掉自然的死亡。对于那些伟大的修行者而言,他们的心常是明觉的,无所畏惧的,有此调伏的心,死亡是这辈子唯一的机会,一个证悟的机会。这初期,可长可短,可以长达三天或短至片刻,这要看个人的情况,这个阶段的中阴,称为第一道明光。

  第二道明光产生于你由无意识、无知觉中醒来,这个时刻是个体有机会投生于「净土]的一刻。金刚乘往生净土的修持法门,有内、外、密三个层次。净土是佛道,用我们平凡人的心,难以去想像,但众生确实可以重生于净土。为了单纯化,我们可以暂时想像是外在的身,诞生于净土。死亡後,当你从无意识中苏醒过来,由于你的虔敬与慈悲,你有可能重生于阿弥陀怫的净土,他属于五在定佛(DhyaniBuddha,又译作「禅定佛」)中莲花部的佛族。个体可以重生于许多不同的净土,成为一位菩萨,阿弥陀佛净土只是其中的一个,净土也有内、外、密之别。死後从晕厥中醒来,你可能以初地菩萨重生于阿弥陀怫的外净土,只要各个条件合宜,而且你累积了足够的美德,重生于净土是可能的。

  若个体不能在见到第一道明光时证悟,或不能以菩萨地重生于阿弥陀佛的净土,那麽意识就会离开身体,因为这一世的身与心的业力关系已经结束,所以意识此刻必须离开身体,当意识离体时,个体进入中阴的第二个阶段,第一阶段的中阴会见到第一道与第二道明光。但当第二个中阴阶段开始时,就是意识离开身体,投生之前的阶段了。

  现在,我们活在身体里,我们活在自己的业力因緣所设计出的交通工具里,也就是活在身体、感官与意识之中。我们只能用两侧的两耳听,用一个鼻子闻,我们只能看到前方或部份侧面的景物,若想看到後方,必须要转头。但在此中阴的第二阶段,万物变得鲜活,刺激可以由任何方向进入,不受到外在感官耳朵的限制,我们可以听到各方向的声音,所有的知觉都不再受到感官的物理限制。此刻,我们的视、听、触、嗅、味觉需仰赖我们的五官,所以能够知觉到的讯息有限。但在第二个中阴时,没有这些限制,可以听见所有的声音,看见各种的光,一切东西似乎都变成了声、光,就像大爆炸一样,炸个不停。

  如经藏的《大解脱经》(〈Great LiberationSutra》)及密绩的《闻而解脱》所言,在这个阶段,如果你能知道自己已经死亡,正在中阴阶段,所有的声、光、乃至于幽灵,都是属于你的一部份,这是你的业、你的意识、你的显现,而且你还能认得自己的佛性,或仅只是专注于某个佛或菩萨上,你都很容易在这个时刻解脱,佛陀说,仅仅认出那麽一点点,都足以在此刻解脱。

  一般而言,平凡众生若未累积功德又未行善业,要在那一刻专注于某项思考,是非常困难的,最糟糕的情况,是此人会经验到能想像得出来的最恐怖的经验。要想在中阴时仍置心一处而证悟,其难度就如同由五万英尺的高空坠下,手上有一张纸和一技毛笔,在你坠地前,你能端正的写幅字,其难度之高可知。那些有纯净的虔诚心及慈悲心的人,面临此刻,也会记不得该做什麽,但只要他们能忆起阿弥陀佛、或其他的诸佛、菩萨,那麽对他们会有极大的帮助。这也就是为什麽生前的修持,为死後的难境做准备是如此的重要了,生前精进修持的人,值遇死亡与中阴,若害怕升起,则会同时触动他们的虔诚心与慈悲心,于是给予他们很好的机会达证悟。

  第二个中阴阶段中的第二个小阶段,是个体由声、光中重现,而且会形成新的认同,称为中阴身体。是最接近前世的时段,充满了前世的思想、感受、知觉。然後中间是段不清醒、模糊的时间。此段中阴的後段,前世的感觉渐渐消退,而充满了下一世的种种,对下一世的感觉,渐渐如同刚才对前生的感觉一样清晰。觉知前生与来世两者的中间,是个较模糊的阶段,即夹有前生又杂著来世。若某人此世是男性,下一世是女性,那麽在身体、心灵与情绪上,都会有介于两者之间的感觉。举个较极端的例子,如果此世是人,下一世是动物,那麽也会有中间跨越的觉受。这算是一个小中阴,这个小中阴阶段,会令个体有些混淆及迷惑,但仍是另一次解脱的机会。(中译:普遍中阴的第二个中阴的第二个小阶段又可分为此三个小中阴。)

  在这个将生命由前生转到来世的期间,若生友或家人以强烈的虔诚心与信心,为死者念诵经文或行善业,那麽在中阴的这个生命体,就会依他自己的业力而获益。在中阴的个体,就像生前听课一样,若根器够好,能听得懂,就可以在此时有相当程度的了悟。为中阴众生诵经,效果是良好的,因为中阴是个清明的状态,没有身、语的障碍,中阴时只有心存在,伴著意识、业力及染污,心在此时是很容易被影响的。所以,活著的人,有责任、有机会以念诵经文来利益分离者,这也是一种很重要的慈悲行。

  普遍中阴的第三阶段中阴,也是死後与转世前的最後一期中阴。这时强烈的声光感再度出现,正准备要进入另一个转世,也就是要从中阴进入下一期生命的阶段,这时候整个生与死的历程会重演一遍。经典描述了此阶段见到的所有景像,如寂静本尊、忿怒本尊等,各类彩色光则表示投生到不同的六道。若个体有足够的证量,也有机会于此时解脱。若有强烈的慈悲心、虔敬心,且心不散乱於种种中阴景像,那麽此人可以在此时自己选择下一世要投生于何处——重点是要有强烈的慈悲心、虔诚心、认识心与了悟。否则,业风将把你吹到你的业力的归属处,这是中阴里最後一次的解脱机会,然後中阴便结束了。

  普遍中阴连结了此生及来世,此中阴历程是个转世的历程,下一世的诞生,是转世历程物质面的显现。因此,这个中阴阶段非常重要,此所以佛陀总是教人要为这一刻好好的做准备。若我们此世,生前未能证悟,至少要为在此刻有机会解脱而做准备。即使个体不能在见到第一道明光时解脱,他仍有机会于来世,生在较好、较正面的环境里,当然,这必须他生前累积了足够的善业及修行。死是生的必然结果,所以,当死亡之刻来临,我们应已准备好做适当的面对。

  对于想要为中阴做准备的修行者,我想提醒一些事情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常常记得无常。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何时会死,医生也许会给我们一个预测,但我们仍是不能确定,所以,连死亡都是不可预期的,了解无常,对我们准备临终有莫大的帮助。了解无常,可使死亡来临时,不那麽的震惊、害怕或愤恨。若我们深解无常,则负面的情绪将不会产生,因为我们已了解死亡在该来时就会来,不管我们喜不喜欢,它就是来了,抱怨它是毫无用处的。最好是接受它,那麽你还可以平和正确的处理它,不要沮丧,更不可让沮丧干扰你这个关键的时刻。所以,要时时记得无常。

  有些人认为常念著无常,会使他方寸大乱,生意失败,这种想法其实并不正确。若我们能以正确的态度来看待无常,我们反而能成为更好的企业家,有许多应对突发事件的方案,总是比较好的。

  另一个重点,是不要轻视任何一个行善、避恶的机会。重视这些机会是好的,因为生命结束时,它们会变得很重要。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有能力做某件好事,但我们忘了去做,或是不愿去做,那麽我们就平白丧失了一次机会;如果我们知道自己可以避免去做某件坏事,但是因为我们懒惰,或因为我们不以为意,让事情发生,或是我们就耽于其中,那麽我们又造了一件不必要的恶业。最好能认真地看待善业与恶业,尽可能的不造作恶业,而且尽可能的去做善业。如果在街上有人向你要钱,你有五毛钱,你就给他,因为五毛钱对你而言不算什麽,但如果你给了他而他用了这五毛钱,你就行了一个善业。如果有只苍蝇飞到你的杯子里面,不要捉住它,倒入水槽,把苍蝇淹死。在把杯中的水倒入水槽之前,捉起苍蝇把它扔到窗外便是了。这样做很容易,不必耗费你大多力气,也不会使你成为一个盲信者。也许有人会想:「我吃肉,那麽救只苍蝇的命何用?]当然,我们可以吃肉,但我们同时也可以救苍蝇一命。这样做,总比什麽善事都不做要好。有些人,为他们所吃的众生念祷文,这是很好的修持。

    ~睡眠中阴~

  睡梦的修持,对于中阴的准备也是很有助益的,因为中阴与梦境有点相似。当然,短暂的梦境幻相,不能跟险恶的中阴匹敌,但是因为它们有点相关,所以修持睡梦仍是有用的。当我们睡觉及作梦的时候,我们应努力使自己保持在某种觉察的状态,使我们足以认识到自己正在作梦。这样的练习并不会干扰到我们的休息,它甚至可以帮忙我们在梦中作更好的休息,因为,如果有只老虎在梦里追我们,我们知道那是梦,我们就不会紧张,醒来时也就不会觉得好累。相对的,我们还可以观察那只老虎在干什麽,它可能又跳、又咬,但我们不会受伤。这只老虎可能跟我们谈话,也有可能我们自己变成了老虎,或是这只老虎也睡著了。培养对作梦的觉察力,将有助于我们对普遍中阴的准备。

  做一些「波瓦法],即迁识的练习,或是得到「波瓦]的加持,都是有助益的,接受到一些与中阴有关的灌顶也是好的。每种佛法的修持都是有益的。任何善思、善念、助人的善行都是好的。若你能以心灵的本质做禅修,深刻思维与体验心灵的本质,那麽获益将更庞大。事实上,认识自己本具的佛性是禅修中最重要的部份,即使是惊鸿一瞥的认知到佛性,都是相当值得的。

  以上都是关于中阴的准备方法,如果你还能仔细阅读《西藏度亡经》(或译作《中有闻教得度法〉)并好好思维,将是很好的辅助——不是著魔似的去读,而是静静的、有理解的读完它,并思维它的内容。此书告诉你,中阴时可能发生的事,及预期会发生的事,你现在学到的,对于你日後会有帮助。

  最後一点,现在,我们可以做个微细的练习,运用我们现有的感官,去体验我们在中阴时会经验的宇宙,这个练习法门叫做「聆听自然之音]。这需要在平静的时刻,周围环境很安静的时候练习。时间之流,充满了各种的声音,但因为我们总是在思考、谈天、忙碌,所以不曾听到这些声音。当我们保持安静时,我们可以听到一点点。集中注意的去听声音,平静的保持住这个声音,至少在家休息时可以做到保持。这种练习,助益极大,因为它就是我们在中阴时听到的声音之一。

  了解转世、转世的原因及转世的历程,是了解佛法的重要基础。一般人看待死亡是很负面的,总是带著害怕及嫌恶。其实死亡并不是负面的,它是引导众生获致完全证悟的一个重要历程。此刻,我们活著,我们所能做的最有用的事情之一,就是学习如何自然地死亡、有意义的死亡。若我们知道死的正确方法,我们可以直接走向解脱。
 
评论
 
回到顶部